念君容

【楚留香手游同人】《债》(一) CP:武华武、云暗云、少沧

(一)桃花.1
  呼啸着吹过山头的风,夹杂着清明后的雨,化作了这茫茫白雾,环抱着江南。
   “师姐师姐,我大华山最好的师姐!咱们就歇一会吧!这都已经赶了三天的路了!”少年对着一同赶路的少女讨饶。
  三天,整整三天!他连合眼眯一刻的机会都没有!
  “不行,这事没得商量!门下的存粮被这一次的雪灾埋的倒是个干净!再不快些,难道你想让师弟师妹们挨饿不成!”
  一双杏目,两弯柳眉,本应就是一副清秀可人的模样,此时却急得紧皱眉头。
   “江师姐!我也是你的师弟啊……行行好,哎!就一刻钟!一刻钟让我在这柳树下打个——对对对对不起师姐你先放手我错了咱们赶路还不成嘛!”
  江绵揪着于闲云的耳朵,硬生生地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于闲云这才清醒了几分,揉着自己被揪的发红的耳朵,怯怯地跟在后面不敢吱声。
  与这二人相伴的,有的是路旁的碎石绿丛,偶尔流过的叮咚泉水,时不时惊起的群鸟,唯一的一匹黑鬃马,还是他那位好师姐骑着……
  呜呼!于闲云心里苦,但他不敢说。
  眼见着金乌从东边的天挪到了头顶,两人在穿过一片桃林后,终于来到了江南有名的那座城镇——严州城。
  “接着。”江绵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塞得鼓鼓的小钱袋,然后把它抛给了于闲云,“这些钱你拿去,去江南名医张简斋张老先生那边买些药材,我琢磨着咱们的药应该也会缺一些。”
  “我呢,就去买粮,事情办完了我们就在江南那个小茶馆碰头。”
扭头看了看依旧闷闷不乐的小师弟,江绵不由得叹了口气。
  “回来的时候,我……顺便给你带你最爱的糖醋鲤鱼!”
  一听到“糖醋鲤鱼”这四个字,于闲云的眼睛顿时又回了神采,听完了师姐说的话,飞也似的跑向张先生的医馆。
  “还是老样子,这么好哄,以后被人家拐了卖了做小媳妇,没准还乐呵呵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张简斋老先生的医馆坐落在严州城东边,是个小医馆,不大。于闲云一进门,就看到了小医童蹲在地上,嘴里叼着个糖葫芦,手里的磨子还推着石皿里的几种药草。
  “请问……张老先生现在可身在这医馆里?”
  见是有人来了,小医童便支起了身子,答道:“先生外出巡诊去了,这位客官若是上门来看病的,那得等上几个时辰了。”
  “不不不,我是来抓药的!”于闲云连忙摆手,随即从袖口抽出了一张清单,递给了眼前的小童。
  “那行吧,你在这稍等片刻,我这就给你抓去。”
  粗略地浏览一遍上面的内容之后,小医童把才啃了几口的糖葫芦交给了于闲云。
  “这是?”
  “帮我拿着,别偷吃了,不然,你得我帮我再买一串!”
  哎哎哎?于闲云看着转身走进医馆抓药的小孩,瞅了瞅手里的糖葫芦。
  感觉被小孩子欺负了是什么嘛!
  搬来了一张小板凳,一屁股坐上去,又倚在前院栽的桃树的树干上。
  我就……眯一会……
  想着想着,于闲云握着那串糖葫芦,在微弱的阳光下进入了梦乡。
  桃花开的正盛,甜丝丝的香气一缕缕挑逗着过往行人的情绪。杨柳依依,翠绿的枝条嫩绿的叶儿,一束束伞花在不知何时下起的绵绵细雨中打开,是江南水城的画。
  一袭白长袍,百鹤朝阳,乌黑如墨的长发由上呈的银和润玉制成的发冠盘起,一双桃花眼中含有潋滟般水色,远山卧于眼上,鼻梁高挺,若是一笑怕是能轻易俘获佳人芳心。
  “师弟呀~你说这张老先生那真有邱师兄让我们买的好酒嘛?”宋惊鹤勾搭上身旁少年的肩膀,脸贴近了几分,在对方的耳畔说道。
  “请师兄注意仪态。”
  少年的穿着和那人相同,有的区别就是他那一双睡凤眼,眉毛偏淡,生得俊俏,一眼看去就很讨人喜欢。
  陈溪吟忍住把人搭在肩上那只敛油的爪子拍来的冲动,“此番下山,只是为了采购库存紧张的药酒!药酒!不是师兄你成天和宋居亦师兄偷喝的烈酒!”
  “反正都是酒嘛……等会买到手了,让师兄先尝尝是个什么滋味!”
  陈溪吟听完这话,气得翻了翻白眼,然后对于自家师兄的各种言行不予置理。
  两人就这样在一人情愿一人冷漠的气氛下来到了医馆门前。
  “有人吗……有没有啊!快来人我要买酒啊!”
  宋惊鹤站在门口瞧着没人,撒了会儿泼又没人吭声,不顾陈溪吟满口“注意仪表”“武当子弟不该如此小心回去被师尊知道了罚抄”,就打算进了前院然后去踹门。
  “师兄你冷静点!”陈溪吟感到眼前的人就快要把武当的千百年来的面子丢尽了的时候,突然看见了睡在桃树下的于闲云。
  “师兄你等等,这里躺着个大活人呢!”
  宋惊鹤闻言,扭头望去——
  少年的眉目清秀,微红的脸上沾了几滴雨露,好看的丹凤紧闭,似乎是被刚刚的动静闹得不大愉快,眉头也皱了皱。
  不错……是我喜欢的类型。
  “看样子是睡着了,这身衣服是华山的,华山的人为什么会睡在——师兄你干嘛?!”
  陈溪吟看着自家师兄直接把人从地上抗了起来,脸上还露出了堪称“猥琐”的笑容!
  这个笑他在熟悉不过了!当年他陈溪吟刚入武当的门,就和宋惊鹤一道习武,每次师兄要去泡山下的小妹妹小姐姐,拿着各色胭脂水粉各路发簪镯子对着她们讨欢心,都是这样的表情!而且事情完了,每次回去领罚抄书还都是他代抄!
  想到这里,陈溪吟不由得打了个噤。
  “师兄你……”
  “小陈陈啊,师兄啊知道华山的欠了咱们很多债,你看好端端还送上门了一个!不讨债是不是良心上过不去啊~放心放心,师兄这就带他去客栈共度良……哎不是,是严刑逼供,让他早日还钱重新做人!”
  “药酒你赶紧买了,咱们等会就在那边的茶馆会合哈!”说完,宋惊鹤就直接脚底抹油扛着于闲云跑了。
  ……
  陈溪吟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打人。
  重新做人的应该是你吧!
  姑娘家的就算了,现在连男的也不放过!这次感觉又要抄上一百遍的门规了啊!QAQ
  “你的药我抓好了。等等?人呢!你又是谁啊喂!还有我的糖葫芦去哪了啊?”
  医馆里只剩下小医童痛失爱糖的哭声,和一个劲哄他的陈溪吟。
〔TBC〕
  -----------------------
  不定期更新,因为写完这章我就感觉我的头发掉了不少_(:」∠)_(不!)咳咳,这里萌新写手,写的故事是一个:
  身价万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骚气武当:宋惊鹤   x   史上最皮的皮皮虾萌吃货易害羞的华山:于闲云
 
  是个女装大佬表面看似温婉实测暴躁老哥的云梦:花衔玉   x   一脸冷漠话少人狠闷骚闷的快把自己憋死的暗香:林檎

  路痴小个子特长是卖萌特别粘人的少林: 空明    x    看似人畜无害实则是个腹黑小魔头的沧海:印恒月

  温柔大姐头还时不时有着傲娇属性的华山:江绵   x   嘴巴上说着仪表道德是个爱操心的老实人武当:陈溪吟
这几个人的江湖闹剧?顺便谈谈恋爱什么的(烟。)
一直很想写骚气的武当道长和天真的华山少侠的故事,因为感觉骚的都是华山,禁欲的道长吃多了总得换换胃口对吧!(此处应有掌声~)
小人不才,文笔可能会emmm渣。
有什么改进的地方希望可以提一提啦毕竟我都觉得宋惊鹤介个小妖精在看见闲云宝宝的时候反应略微变态了变态呢(正直脸)

最后(๑•́ ₃ •̀๑)——
  陈溪吟:我再也不帮宋惊鹤这个见花眼开的睿智抄书了!(手动再见)